廣州白領普遍都用儲蓄來提高安全感,我想這並不是一個好的信號。提升安全感最好的方式,其實不是存錢,而是讓自己升值,個人的能力才是流通性最強的硬通貨。

2018餘額已不足,你們對過去一年的工作生活總體評價如何?咩事獲悉,有招聘網站在年終發起了2018年中國廣州白領滿意度指數調查。數據顯示,有38.87%的廣州白領“髮絲濃密”沒有脫髮的煩惱,在全國的發量豐富程度中排名第8,比較靠前,有近4成廣州白領對自己的髮際線感到擔憂。薪酬方面,雖然漲薪人群比例很高,但超3成的廣州白領對薪酬利狀況表示不滿。存款方面,廣州白領負債比例17.61%,存款數額在“1萬—3萬”的人數最多,佔比為22.37%。作為一線城市,廣州消費水平普遍較高,生活壓力較大,很多白領普遍都用儲蓄來提高安全感。

漲薪比人慢,脫髮比人快,如此這般,給人的感覺可不是紮心嗎?如果被這種感覺所籠罩,大概分分鐘就能生出“人間不值得”的感喟。不過,稍微一端詳,就能發現並非如此,一來,廣州白領的髮絲濃密度位居全國第八,這應該算一個不錯的成績,換一句表達就是,不少廣州白領毛髮旺盛。其二,漲薪比人慢,只要薪酬比其他城市高就行。不同時期的數據均顯示,廣州白領的薪酬水平在全國都排前列,比如今年秋季的求職數據顯示,廣州工資水平全國第五,前面的沒幾個,後面的一個排,這都是競爭力妥妥的證明。

不過,如今盛行販賣焦慮,把薪酬和發量拎出來說事,無疑切中了關注的焦點。薪酬高低,一元一毛總關情,錢包的對比,雖然簡單粗暴,但卻是最直觀的一柄標尺。發量濃密,似乎代表的是青春歲月的多寡,畢竟“地中海”髮型是妥妥的中年信號,而秀發如雲則似乎在說,少年,使勁造吧,你還有大把青春可以“餵狗”。按這個標準,世界最幸福的事某過於,錢包比人厚,發量比人密,至於不幸的事呢,則自然是錢包比紙薄,頭髮好稀疏。尤其是頭髮,如果頭型不好看,還可以通過髮型來彌補,如果發量太少,這該怎麼破?

其實,就像錢和女人某種程度上代表了事業和愛情一樣,對錢包和薪酬的關注,也體現了對個人價值的一種關注。簡單來說,薪酬代表自身能力在勞動力市場上的貨幣化表達,更多的錢自然代表更大的認可,而發量多寡則傳遞出了外觀顏值的重要性,是對個人外表或者說外在形像管理的打分。就此來看,“財色”雙收的人最讓人嫉妒,可不是嗎?世界最大的懸殊,大抵是事倍功半與事半功倍,別人品茗喝茶抽空敲敲電腦,你白天黑夜目不交睫,結果一年到頭,收入非但被別人秒殺,形像上你活成了一乞丐,他人活成了一王子,最悲傷的職場故事,也莫過如此吧?

當然,面對迥異的結果還得會分析原因,如果別人月入數万,一是天賦異禀,二是有個好爸,那諸位還是算了。如果是思維方式、戰略格局不一,那就得虛心向學了。面對和承認差距,這是一個好品質,薪酬與顏值要保持巔峰,不是那麼容易。影星瑪麗蓮夢露就說過,我希望在我變老的時候也不必整容,我必須對自己的面容保持忠實,有些時候我想,避免衰老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在年輕的時候就死去。這麼來看,要保持美麗甚至要付出死亡的代價,與之相比,換取我們薪酬、顏值巔峰所付出其他的任何代價,是不是就都不算什麼了?

相關調研報告說,廣州白領普遍都用儲蓄來提高安全感,我想這並不是一個好的信號。提升安全感最好的方式,其實不是存錢,而是讓自己升值,個人的能力才是流通性最強的硬通貨。另外,多存錢這對經濟發展也不利,錢更多存在了銀行,而不是消費,無論是投資個人還是用於提升生活品質,都無形中會讓經濟的增長更多地依靠投資驅動,當資本密集型經濟成為主力,意味著經濟增長分配中勞動薪酬佔比降低,這是不是又一次瘦了錢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