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相信大家都有聽說過這坊間的諺語:「頭髮越高,離上帝越近」。也許這句諺語是有道理的:越有福氣,地位越高,因為自從德懷特·D·艾森豪威爾(Dwight D. Eisenhower)以來,美國人在66年內都沒有選出過禿頭總統了。可能為了形成更完美的結合,人民對總統的外型有一種無形的要求,需要其擁有亮澤飽滿的頭髮

想想看:約翰·F·肯尼迪,理查德·尼克松,羅納德·裡根,比爾·克林頓,甚至兩個灌木叢都擁有令人驚嘆的頭髮,他們可以為此感謝遺傳彩票。約翰·愛德華茲(John Edwards)更試過用超過$ 400 元理一次頭髮而震驚全國⋯頭髮和政治早已聯繫在一起。總統的權力與明顯缺乏權力的胡同之間存在反比關係嗎?西蒙·杜南(Simon Doonan)是巴尼(Barney)的時尚專家兼創意大使,他覺得總統的頭髮就是有信念的頭髮。他在網站Slate上寫道:“頭髮的確定性描述了看起來像是的頭髮。”總統的頭髮可能凌亂。總統的頭髮可能稀疏,稀疏,並充滿頭皮屑。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是否僅憑鎖就注定了他的總統職位?真實的話題:美國人對禿頭男人或滿頭白髮的男人有偏見嗎?

頭髮外科醫生肯尼思·安德森(Kenneth Anderson)博士指出,大多數人都被一頭完整而髮質油潤健康的頭髮所吸引,就像它們被一頭完整而又潔白的牙齒所吸引一樣。他說:“頭髮是我們期待著另一個人看到的東西之一。”他補充說,這是我們相互欣賞美麗的一部分。 “為什麼我們發現 [吸引人] 滿頭長髮是使我們成為人類的一部分;這是人類狀況的重要組成部分。”他說。

雖然在辦公室中頭髮和感知能力之間沒有被證明的相關性,但安德森提出了1990 年代有關第一印像以及我們作為西方社會人類首次見到另一個人時所做的假設的研究。他說:“研究證明,作為一個社會,與沒有脫髮的人相比,我們對脫髮的看法有所不同。”他補充說:“我們感到脫髮的人錢少,工作不理想,不值得信賴,並且通常缺乏吸引我們吸引他人的特質。”然而,需要注意的重要一點是,禿頭對於感知智力的方式沒有影響。 “想想邪惡博士。想想 Lex Luthor。邪惡的策劃者。”他指出。

頭髮對一個人的外觀和印象非常重要,以至於自從發明電視以來,我們就再也沒有當選過脫髮嚴重的總統。安德森指出:“美國脫髮總統的日子是美國人可以看到他們的候選人在電視上講話的同一天。”他認為,唐納德·特朗普自從在《學徒》上任以來已經做了一些工作。他說:“他被創造用來遮蓋’翼’的大量頭髮使我相信頭皮的頂部和頂部還殘留著一些頭髮。”特朗普非常小心,切勿讓任何人看到他頭皮的那些部分。安德森(Anderson)用1970年代的頭髮修復方法將其歸納為一個可能的方法,“使用4毫米的圓形打孔器從頭部的後部和側面(供體區域)提取4毫米的頭髮。他解釋說:“這種頭髮修復方法會嚴重損害供體區域,常常使將來無法進行矯正。”他補充說:“似乎您要給特朗普先生洗個澡,然後從頭上擰下翅膀,您會發現大部分頭髮都是從他的左耳散發出來的 – 這將使他成為其中的一員。是有史以來最豐富的組合。”

雖然在總統大選中,保持一頭健康而迷人的頭飾顯得有些輕浮,但如果它有助於確保我們在外表社會中的選票,那麼在鏡子前進行一些額外的打底可能不會受到傷害。大家有沒有想過當年奧巴馬候選美國總統時,他那一頭健康的烏髮,連同他那響亮的聲調巳經令台下的群眾十分著迷!

了解烏髮軒生髮療癒

Source: Yahoo.com